?

法律常識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地鐵蛀蟲彭旭峰:受賄超2.38億 司機也有影響力

2019-07-16 21:23 人氣:

  巨款轉移海外

 
  在湖南涉腐的官員中,從沒有人像長沙市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彭旭峰那樣牽動人心——曲折離奇的仕途、異常牢固的小團體、藏于海外的巨額資產、全家神奇地逃亡,給當地百姓心里留下許多疑問。
 
 
  2019年6月27日,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人民法院報》刊登的一則公告,讓世人得以一窺彭旭峰所涉貪腐案件和巨額財物的流向。
 
  公告顯示,湖南省岳陽市人民檢察院于近日已向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沒收彭旭峰、賈斯語夫妻違法所得申請。經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查,認為有證據證明彭旭峰實施了受賄犯罪,賈斯語實施了受賄、洗錢犯罪。遵照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指定管轄決定,該院于2019年6月23日立案受理。
 
  此前,應我國司法機關的刑事司法協助請求,彭旭峰、賈斯語在境外購買的4處房產、250萬歐元國債及用于購買基金的50萬余美元,已分別被澳大利亞、塞浦路斯、新加坡等國家查封、凍結。
 
  2017年3月,時任湖南基礎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副廳級)的彭旭峰被曝“失聯”,且之前已安排了家人出國。此后,彭旭峰因涉嫌受賄罪于2017年4月1日被湖南省岳陽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20天后,其妻賈斯語(曾用名賈崴)也因涉嫌受賄罪、洗錢罪被岳陽市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同年4月25日湖南省人民檢察院決定對彭氏夫妻進行逮捕,5月10日國際刑警組織對兩人發布紅色通報。
 
  岳陽市人民檢察院的沒收違法所得申請書(案號為岳檢公二沒申[2019]1號)上記載:2010年至2017年,犯罪嫌疑人彭旭峰單獨或伙同其妻子、犯罪嫌疑人賈斯語及彭耀峰、王俊(均另案處理)等人,利用彭旭峰擔任長沙市住建委副主任、長沙市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湖南和信工程有限公司、張恩等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土地承租、設備采購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收受上述單位、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38億余元和12萬美元,涉嫌受賄犯罪。2012年至2017年,犯罪嫌疑人賈斯語將犯罪嫌疑人彭旭峰受賄所得人民幣4299萬余元通過地下錢莊或者借用他人賬戶轉移至境外,其中部分受賄所得用于在境外購買房產、國債等,涉嫌洗錢犯罪。偵查機關、調查機關依法扣押、凍結了犯罪嫌疑人彭旭峰、賈斯語在境內的涉案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1.04億元,黃金制品4件。彭旭峰夫妻用違法所得境外購買的房產,包括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布里斯班的公寓兩處、澳大利亞昆士蘭州黃金海岸的別墅一處、塞浦路斯別墅一處、圣基茨和尼維斯聯邦房產一處。
 
  據了解,彭旭峰與其弟彭耀峰共同受賄所得購買的七套房產的售房款人民幣2574萬余元,北京朝玉春瀾國際投資咨詢有限公司在長沙友阿五一廣場商業有限公司所占40%股份價值中的人民幣7500萬元,張某送給彭旭峰、彭耀峰的3000萬元債權的利息現金人民幣315萬元,賈斯語存放于蔡某處的現金人民幣38萬元等財物,已在岳陽市人民檢察院申請沒收財產清單之列。
 
  岳陽市人民檢察院認為,有證據證明犯罪嫌疑人彭旭峰實施了受賄犯罪、犯罪嫌疑人賈斯語實施了受賄、洗錢犯罪后逃匿,在通緝一年后不能到案,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九十八條之規定,提出沒收違法所得的申請。
 
  據悉,自法院公告6個月期滿后,沒收案將依法審理。
 
  低調的巨貪
 
  現年53歲的彭旭峰是湖南湘中地區婁底市雙峰縣人,湖南一名校土木工程系畢業。2017年2月24日,《湖南日報》刊登的湖南省管干部任前公示上,介紹其為高級工程師、工程碩士。
 
  7月初,一位與彭諳熟的婁底籍人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彭旭峰在高中時學習努力,父親在婁底多年為官,其性格早熟,遇事常有主見,對鄉情亦十分看重。直至他后來在長沙任職,往來朋友多以籍貫為圈。長沙市幾位官員也稱,長沙地鐵1、2號線建設經過所有城區,但彭與他們很少往來,即便工作聯系,也僅是按流程辦事或者會議接觸。
 
  彭旭峰大學畢業后回到家鄉婁底市,之后上調至湖南省建設廳招投標辦副主任。工程建設領域一直是腐敗的高發區,“項目建起來,干部倒下去”的情況屢見不鮮。2000年1月1日實施的《招投標法》,開始對我國境內工程建設領域中的行為進行法定規范,通過建立招投標制度,遏制腐敗,確保建設工程質量。
 
  該法律規定:大型建設項目、公用設施,部分和全部使用國家資金的項目、關系公共利益公共安全的項目均在監管之內。而招投標部門負責制定本行業的交易規則、運行程序、監管制度,依法對本行業公共資源交易實施全過程監督(包括抽取代理機構、抽取評標專家、開標、評標等現場監督)。在建設領域耕耘已久的彭調任此崗,權責頗重。
 
  但讓人意外的是,不久彭又空降至長沙市建委副主任。湖南省建設廳跟長沙市建委只有業務指導關系,彭旭峰空降長沙市任建委副主任,并不符合慣例。一位了解此事的人士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這顯然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而到長沙市建委任職不久,彭旭峰就跟第一任妻子離婚,前妻帶著小孩去了加拿大定居。
 
  本世紀初,長沙市委市政府擬定了發展地鐵的計劃,提出在2020年前建設若干條地鐵的藍圖,一度占據了地方媒體的頭條位置,一時間長沙市民心潮澎湃。2007年,這一藍圖提前成為現實——長沙市正式啟動地鐵建設計劃,成立軌道辦(后組建軌道交通集團),開始全面規劃地鐵建設。公開資料顯示,該集團注冊資金50億元,其經營范圍包括在長沙投資建設地鐵、城鐵及磁浮等軌道交通項目,也包括土地一級整理、開發,市政基礎設施建設,建筑材料銷售等等。
 
  2010年8月底,長沙市委組織部公示:彭旭峰以建委副主任身份兼任長沙軌道交通集團(以下簡稱“軌道集團”)董事長。2年后,彭旭峰卸掉了建委副主任職務,成為軌道集團專職董事長。2015年4月,彭旭峰黨委書記、董事長“一肩挑”。而就在這短短幾年間,彭氏兄弟迅速貪斂數億元家財,成為湖南迄今為止,涉案金額最高的腐敗官員。
 
  一單拿千萬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彭旭峰任董事長的幾年,正是長沙地鐵從起步到高速發展時期,市區多條地鐵同時開工,彼時,彭旭峰隨便關照一下誰,誰就可能成為千萬甚至億萬富翁,其權力達到巔峰,每天登門拜訪、約飯局的人絡繹不絕,辦公室門外經常排起長龍。
 
  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湖南省岳陽縣人民法院作出的《嚴實行賄、串通投標一審刑事判決書》,清晰呈現了彭旭峰及其弟彭耀峰共同受賄的部分犯罪事實,以及彭旭峰昔日下屬、長沙地鐵多名管理人員涉案情況。
 
  彭旭峰弟弟彭耀峰原本只是婁底市國土資源局的一個科長。在彭旭峰肩負地鐵建設管理重任之時,他來長沙市充當起掮客,與其兄長沆瀣一氣。檢察機關指控彭耀峰伙同其兄彭旭峰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張某、湖南某工程有限公司等11個單位和個人謀取利益,共同收受上述單位、個人給予的財物,數額特別巨大。
 
  法院查明,被告人嚴實(彭耀峰以前婁底單位同事)在2014年下半年至2015年,與湖南賽能機電公司程某、樊某、楊某合作,想承攬長沙軌道一號線機電安裝項目。為得到彭旭峰的關照,嚴實找到彭旭峰的弟弟彭耀峰,要彭耀峰向彭旭峰以及該公司合約部部長陳某打招呼,為其承攬工程提供幫助,并承諾給予中標價6.5%的好處費。
 
  通過彭旭峰、陳某的幫助,嚴實等人與湖南和信工程公司的賀某合作,商量采取圍標的方式投標。嚴實先后聯系了多家建設單位參與投標,互相串通標書報價,并提出設置“三個一級資質”的報名條件,以減少競爭對手。2015年1月23日,嚴實等人掛靠的兩家公司分別中標了長沙地鐵一號線機電安裝項目01標段、06標段,中標項目金額分別為1.1億余元和7500余萬元。
 
  2015年5月至2016年年底,嚴實分6次送給彭耀峰人民幣共計1000萬元,分3次送給陳某人民幣共計5萬元。2015年下半年,嚴實得知長沙地鐵一號線“地面四小件”項目要招標,便安排其項目經理羅某聯系,掛靠其他公司投標,并另外找幾個陪標單位參與投標。羅某便找了多家建筑公司參加投標,嚴實付給各單位保證金利息、標書制作費用等共計30萬余元,并互相串通投標報價。同時,嚴實再次向“貴人”彭耀峰求援,讓其向彭旭峰打招呼,順利中得地面“四小件”工程項目,中標價3700余萬元。
 
  此后,彭耀峰向嚴實索要好處費200萬元。2016年4月至2017年1月,嚴實分4次送給彭耀峰人民幣共計175萬元。彭耀峰的證言透露,其收受嚴實賄賂的事實都主動告訴了其兄彭旭峰,彭旭峰均知情,二人商議收受財物一人一半,由彭旭峰對被告人嚴實等人獲得工程項目提供幫助。
 
  2019年2月27日,岳陽縣人民法院一審認定被告人嚴實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萬元;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決定合并執行有期徒刑11年6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20萬元。同時,依法追繳被告人嚴實的違法所得,上繳國庫。
 
  司機也有影響力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查詢相關資料,獲悉長沙軌道交通1號線線路起于開福區政府站,途經長沙市開福區、芙蓉區、天心區和雨花區。1號線一期工程全長23.55千米,總投資141.9億元,該線路于2016年6月28日開通運營。此前,貫穿長沙東西城區的地鐵2號線,已于2014年4月29日開通運營,其總投資超過120億元。
 
  據彭旭峰2016年11月23日做客湖南省政府門戶網站“嘉賓訪談”欄目時的表述,長沙地鐵1、2號線只是第一輪投資建設高潮,其后仍有兩輪大的建設規劃:包括3、4、5號線一期工程以及2號線西延一期工程,線路長約96公里。而地鐵6號線、7號線一期和1號線北延一期、2號線西延二期、4號線北延線、5號線南延、北延線等5條延長線,線路長約121公里的第三輪建設仍在積極報審。然而,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獲取的若干參與長沙地鐵建設企業的內部匯報材料顯示,中標地鐵主干建設項目的企業中標收益率為負數,有的虧損超過20%。
 
  彭旭峰案發后,其昔日下屬、長沙地鐵多名管理人員也涉案其中。2015年年底至2016年11月,嚴實在承攬長沙地鐵三號線管片螺栓業務、因地鐵搬遷的湖南大學宿舍及裝修等工程業務時,為感謝長沙地鐵三號線總經理黃某提供的職務幫助,分6次送給黃某人民幣共計31.6萬元。長沙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招標中心原主任許某,于2012年至2017年,利用職務便利為賀某承接軌道交通集團項目提供便利,收受其賄賂41萬余元。
 
  2018年3月20日,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一審對長沙市軌道交通三號線建設發展有限公司原總經理黃志達作出判決:被告人黃志達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法院查明黃志達在擔任長沙地鐵三號線公司總經理后,借工程收受多名包工頭所送人民幣共56.3萬元。
 
  2018年3月16日,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一審對長沙市軌道交通集團有限公司公共關系部外聯科原科長雷鐵山作出判決,以雷鐵山犯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雷鐵山的主要職責是擔任彭旭峰的司機。法院查明雷鐵山于2014年至2017年期間,利用其擔任彭旭峰司機的影響力,通過彭旭峰、曠某某等人的職務行為,為請托人陸某謀取不正當利益,接受陸某賄賂共計人民幣32萬元。
 
  質疑不斷
 
  目前,彭旭峰攜妻外逃美國已有兩年多,其在境內的弟弟彭耀峰受審情況成為揭開這起駭人聽聞的貪腐大案的關鍵。
 
  2019年3月6日,湖南省岳陽市人民檢察院在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公布消息。
 
  據公訴機關指控:2012年至2017年,彭耀峰伙同其兄彭旭峰,利用彭旭峰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承攬工程、承租土地、設備采購等事項上謀取利益,共同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2億多元,彭耀峰還按照彭旭峰的安排,通過其實際控制的他人銀行賬戶,將彭旭峰受賄所得人民幣3000多萬元分別兌換成美元、歐元、澳元轉移至境外,其行為分別觸犯受賄罪、洗錢罪。
 
  2019年3月28日,彭耀峰受賄、洗錢案在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彭耀峰當庭表示認罪、悔罪。目前,該案尚未宣判。據悉,在彭旭峰任職長沙軌道交通集團董事長的6年多內,外界對其質疑之聲一直不斷。
 
  2014年8月25日,新浪博客刊發了《長沙地鐵招標,長沙市軌道交通集團董事長彭旭峰一手遮天“內定”》的文章,稱“百年民生工程竟被以權謀私,暗箱操作”。文章直指彭旭峰在地鐵3號線兩次開標前違規強行給有“嚴重不良行為記錄”的建設單位加分,從而讓其如愿中標。
 
  2014年10月,湖南多家媒體報道:長沙地鐵2號線火車南站往光達站區間因隧道滲水引發線路故障,長沙市軌道交通集團組織工程技術人員進行搶修,但對事件成因一直未有公布。
 
  2014年11月18日,有人在湖南紅網發帖,向長沙市委主要領導舉報長沙市軌道交通3號線開標、評標過程中存在的問題;稱評標的公示內容中沒有相應的附件可查詢每家單位具體每一項得分,投標單位在公示期無法得到相應的信息,有些單位被廢標也不給出任何理由,“近乎兒戲”。
 
  該文指出,地鐵3號線共開出5個標段的施工項目,從報價排名和最終公示排名可以看出,報價排名與公示結果毫無關系,直接取決于業主和業績的加分情況;而加分結果則不進行公示。
 
  發帖人稱,2014年10月18日長沙地鐵2號線火車南站往光達站區間結構滲漏水,是因為滲水填滿整個夾層板空間,荷載過大,導致夾層板開裂下脫,滲漏水將列車軌道淹沒、流至其他區間,致使連續幾個車站的列車都不能正常運行。但長沙軌道交通集團不向市民公布此次事故的細節和內幕,涉嫌此次事故的施工單位卻在此后連中數標......
 
  但這些沒有擋住彭的升遷之路。2017年2月底,彭旭峰被提拔為湖南基礎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副廳級)。
 
  彭再次引爆輿論則是他升遷后不到一月即神秘失蹤——在組織對其弟彭耀峰采取了措施后,他和80后妻子于2017年3月先后逃亡海外。
 

原標題:地鐵蛀蟲彭旭峰




?

私偵網是中國偵探領域內容最豐富的網站,為偵探愛好者提供豐富準確的行業聯盟資訊、調查技巧、取證設備等專業資料。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

vr赛车计划